独董集体举报 印纪传媒收关注函

9月26日,深交所向印纪传媒下发的《关注函》显示,深交所收到印纪传媒独立董事范红、郭全中、张然的材料,称公司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但公司未按独立董事的要求进行相关核查和报告。

独董集体申请辞职

深交所要求印纪传媒严格自查,详细说明并披露多个事项:截至目前,公司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公司对外提供担保(不含对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提供的担保)情况,各项担保是否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自查公司是否存在已触碰《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的情形;说明公司董事会自2017年以来的运作情况,是否符合相关规定等。

梳理公告发现,因个人原因,上述三位独董已于近期提交书面辞职申请,辞职后均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由于三位独立董事任何一人的辞职,都将导致印纪传媒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根据有关规定,三人的辞职均在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的独立董事后生效。在此期间三人仍将继续履职。

9月12日,印纪传媒召开了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主持人为独董张然,部分董事、监事出席会议。

8月28日,印纪传媒披露《关于变更利润分配方案的公告》,由于经营业绩大幅下降、现金流紧张、融资困难等原因,董事会将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变更为不进行利润分配、不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公司此前计划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19元(含税),共计3362.69万元。

多次被关注问询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印纪传媒累计收到8份《关注函》,关注事项涉及公司控股股东部分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后申请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情况、督促公司复牌、现金6600万元购买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名下的房屋作为公司办公场所、实控人质押股票再次触及平仓线、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利润分配实施进展等事项。

此外,公司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后,交易所均下发了《问询函》;近一个月来,公司收到四川证监局下发的两份《问询函》。

公司9月22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根据印纪传媒董事长吴冰向四川证监局提供的情况,吴冰日前身患疾病无法回国。四川证监局要求公司结合近期信用债违约、前述会计处理问题说明吴冰是否按照相关法律、公司章程及内部制度规定,勤勉履行职责。吴冰同时兼任公司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

印纪传媒此前出现4亿元规模的短期融资券违约。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7印纪娱乐CP001)应于2018年9月8日(该日为周末,顺延至9月10日)兑付本息。截至9月10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将兑付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已构成实质违约。17印纪娱乐CP001应付本息4.236亿元,债券利率5.9%。

同时,实控人肖文革处境颇为艰难。梳理印纪传媒2014年11月借壳以来的80余份股权质押公告发现,经过3年多“质押-解押-再质押”的反复操作,肖文革直接持有印纪传媒的股份已悉数质押。作为一致行动人的第二大股东印纪华城(肖文革持股99%)和第三大股东印纪时代(肖文革持股100%)质押比例均超过96%,三者合计尚未质押股份仅剩1407万股。

截至8月23日公告披露日,肖文革累计被法院冻结的公司股份数量为7.7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

公司7月31日公告,因股票质押业务违约,大股东张彬将被强制平仓1413.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安信信托从肖文革处受让了1.07亿股,每股对价12.75元,合计耗资13.61亿元。按照9月26日收盘价3.75元/股计算,安信信托整体浮亏9.63亿元。今年6月,于晓非从肖文革和印纪华城合计受让了8850万股,受让价为11.80元/股,浮亏7.12亿元。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